readx();  德玛西亚联邦之内,首都是德玛西亚,也就是皇室所在的主要位置,在德邦管辖之内,更多则是大大小小的城镇,村落。

    亚安河,距离首都不算遥远,几乎在首都境内,是一处富贵家族和有钱人的主要河区。

    比尔和吉娜要找的房产,是在亚安河之外,一个叫做乌提尔镇的小镇。

    从小镇的税收管理人所在的通道望去,是一条灰白色岩石铺就的笔直小道,道路看起来年代久远,已经在风雨和岁月里被抚摩出了细致而光华的石面,在道路两侧,灰白石路下还顽强的生长出几根青色杂草,绿意点缀。

    往来的行人不多,但是相比亚安河人民的富有,这里的居民都是大多布衣,没有上好的绸缎布料。

    “为什么在这里?”比尔叹了口气,拉住了一直在偷偷观察自己的小吉娜。

    这条街道,两人站在道路中央。

    其实不用比尔多问他就清楚,在这里选择房产,只是为了两个字:便宜。

    两万金币,虽然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笔庞大的资产,但在亚安河这种豪华的商业地段,想要买下一处寸土寸金的土地,实在是不太现实。

    吉娜心里忐忑,“我去过那里,位置虽然偏僻了点,但还是很好的。”

    比尔苦笑着,看着不敢大声说的吉娜,温柔将她搂进怀里。

    “小傻瓜!你这是在质疑我赚钱的能力吗?我一定会为我们的家,买一处最好的房产的。”

    比尔只恨自己不能随时随刻的保护吉娜,恨不得把自己全部的爱都交予她,搂着怀中纤瘦如骨的女孩,比尔怎么会继续让脆弱的她吃苦头呢?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比尔没有提起,但不代表他会选择性忘记。

    “哥哥、马上就到了。”吉娜忸怩的稍微推开了比尔,现在两人可是在大道上,这样亲昵的举动可有些出格了。

    比尔柔和的松开手臂,给了害羞的吉娜一个阳光的微笑。

    两人又走了几近十多分钟,终于到既定的位置。

    看着面前三层至高的烂尾老楼,比尔苦笑中,面色不太自然。

    灰黑的色调下,整栋楼房惨败不堪,独立于白石街道。

    “这地方原来是一家老式咖啡店,不过后来关门了,楼房也没人整顿......”

    “我的天......”比尔以手掩面。

    吉娜看到比尔这幅模样,浑然不知的侃侃而谈,给比尔继续介绍她知晓的信息,“虽然房子很久,才一万个金币,而且丽娜家族中已经答应收购我们比尔华装的产业了,出价很合理,我们没有亏损......”

    “吉娜乖乖,我们先去找个茶庄歇歇脚吧......”

    比尔没等吉娜说完,就硬抱起她,向着身边的茶庄走去。

    提伯尔小镇,虽然地方不大,也有点简陋,但是还算挺热闹的。

    陪着吉娜喝点小茶,吃点点心,在说说话,比尔的心理,想想都觉得甜蜜。

    吉娜的肤色一直都是不健康的那种蜡黄,比尔希望多给她点爱护,让她健康成长。

    买房子的事情,还要比尔做最后的决定,而比尔一看那房子的破烂模样,还有这边的简易条件,他哪里会这样草率的决定自己的住所?

    落座街边的木凳,两人一起坐在桌前。

    “吉娜——我们要买一处地方安家的,这样的地方,怎么能行?”

    “可是......”吉娜张嘴想要说话,却被比尔教训的堵了回去。

    “没有可是!听着,钱我会去想办法的,我们必须有一个安顿家园的好地方!而且必须是在亚安河区内。”

    吉娜低下头,自惭形秽,她觉得是因为自己女子之身,想问题有些太过小肚鸡肠了,比尔可是一个堂堂正正男子汉,血性军团的将军之子,没有什么问题能够拦住他的。

    比尔要了两碗粗茶,和小点心。

    就坐在这里慢慢等待起来。

    很快,一盘沾满蜂蜜的小点心和两块面包就被服务生端了过来,欠身放在木桌。

    “饿了吧!吃点东西。”比尔柔和的把不多的糕点推到吉娜的目光下。

    “谢谢哥哥、”吉娜心里满足的说,目光都带着喜意。

    “不记得我说过的话了吗?谢谢这个词太生分了,我不喜欢。”

    “哦——”吉娜理解的乖巧点头。

    “我的小吉娜,你以后有什么想要的,就和我说!”比尔看着吉娜俏生生的美丽模样,心动的说。

    “啊——可是我从来没想过,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嗯——是这样啊?”比尔微笑的吸了吸空气,小心的用手来撕下一条软绵绵的面包片,他没有放在自己嘴里,而是把手一伸,喂给了吉娜。“其实、你可以说想要这个世界的,或者,这一块大陆......”

    “啊——”吉娜哑然,吃惊的没有品尝口中的食物,“哥哥......”

    比尔知道自己说的有些过分了,吉娜可不知道这里发生的故事,他可不想让吉娜把自己看成是一个野心家。

    “哈哈,吃东西吧!想要什么,以后都告诉我!我现在超级厉害。”

    比尔看着吉娜脸上舒展开的笑意,很想凑上去索要一个香吻,如果不是害怕吉娜不愿意的话。

    灌了两口浓的发褐的茶水,比尔吃着面包。

    可惜没有肉......

    比尔吃肉吃的习惯了,现在吃这些小点心就感觉很轻,软绵绵的,就和吃空气一样。

    吉娜也是开动了,只是相比比尔那粗俗的模样,她很讲究的把面片一块块的放入嘴里咀嚼,小小的腮帮微微鼓起,细细品尝。

    两人一起吃饭的时间很少,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在身边,不管做什么,付出再多,都是足够值得的。

    比尔欣慰中,美美的吃完不多的点心,他无意中抬起头,就看到另外一个坐在其他木桌的人。

    这人的气质很独特,比尔可以通过瞳术更为深度的观察此人,他桌子上的食物不少,但是他的动作不急不缓,很有节奏感,有条不絮,如同经过专业的训练。

    等等?训练?

    比尔揉了揉眼睛,再次观察。

    可是那人忽然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和食物,疑惑的抬头扫了比尔一眼。

    比尔支了支牙,木讷的笑了笑,然后转过头去。

    ......

    提古尔小镇,是一处接近贵族区和皇城的小镇,也是东方来客通往德玛西亚的主要官道,是一处必经的要地。

    间谍网络,想要渗入到这里不算很难,至少比亚安河和首都皇城容易的多。

    这些无孔不入的异端分子,是潜藏在一个国家危害最大的毒瘤,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忽然从哪冒出来,并且捅你一刀。

    他们隐藏的一般极为完美,完全融入到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如果没有一些特殊的手段,很难将这样一批蛀虫连根拔除。

    比尔带着吉娜离开之时,就一直感觉到背后有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巡视。

    “还是、有了发现吗?”比尔冷笑,既然躲不开,倒不如坦然面对,他只是有些担心吉娜而已。

    还要找个时间,把大家安顿在一起,相信以简二级战兵的实力应该能保护下对比尔至关重要的人。

    ————————

    约瑟芬,这是他的名字,他潜伏在这里已经一年之久了,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作为一个生活在阴暗里的间谍,他每天生活都极为规律,休息,逛街,吃饭,休息,一点和寻常居民不一样的地方都没有,非要说有,就是他每日只吃一餐,早餐或者是晚餐,极为规律,而作为一个刀尖上的工作者,他总是格外的注重训练自己的一双手,作用极为广阔的一双手,让它在做事的时候展现出足够的效率,而自然而然的,在每一次吃饭的时候,他都是习惯性的训练自己,等同的伸手频率,等同的咀嚼频率,身体保持着等同的速度和节奏。

    相比一个潜伏的间谍,在现在的这个时候,他更喜欢别人称它为——杀手。

    他有绝对完美的一双手,长年累月的练习,从来不会流汗也不会发抖,并且习惯性的交叉在微笑的背后,那暗藏危险的轮廓,绝对会在你最放松的时候,绝不带任何感情的下手,这一套,他已经极为熟悉了。

    三颗6mm六棱锥刺,已经藏于袖口,直径0.6cm的长针,足以将人的心脏洞穿出一个窟窿,只要把它插入敌人的心脏,那么他就会无声无息的让人死亡,锥刺的结构,会把伤口完全堵住,不会流血而留下显眼的痕迹,这是他用自己的身家最新置办的一套杀人暗器。

    “呵呵,你自己先回去吧!我有点事情?”比尔拉着吉娜的手,看到身后有人跟踪,他就不得不这样决定。

    比尔可不想被她看到那样不好的一幕,更不希望他和自己一样身处危险中。

    吉娜还想说什么,但是从骨子里面都一直听话顺从乖巧的性格,让她不知道如何开口。

    “没事......”在吉娜担心的眼神中,比尔爱恋的屡开她鬓角的发丝,轻吻下她的额头,然后慢慢的推开自己的爱人,在一处岔路口转身而去。

    两人很快的分离,而比尔走着,身后的那个人一直跟着。

    比尔想要找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可是时间过了不久。在比尔的感知下,那个跟踪的人,忽然开始慢慢退后好像发现他埋骨杀人的计策一样,足足退开一百余米,完全脱离的他监视,比尔已经感知不到他了,因为他只能稍微感知到离自己不远的生命体,这还是他野外生存摸索到的微薄能力。

    “有点意思......”

    比尔冰寒的目光,慢慢冷厉下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