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对待宗教的态度很奇怪,所谓的敬奉鬼神基本上就是把漫天神佛都给安排的明明白白的,然后挑有用的拜一拜,路过寺庙就念两句经文,路过道观就点一柱清香。

    如果灵验了,那就多拜几次,如果不灵验了,就一别两宽各自安好,谁也别再搭理谁,如果神仙啥的玩的过分了,这些平时跪在地上的百姓可能就会伐山破庙,大家一拍两散。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许多百姓对于白莲教就抱着一种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态度在信奉着——万一要是灵验了呢?求子求财求功名,求谁不是求?

    只不过,人口多了,难免就会出一些傻子,比如某些傻吊连国家计划对贫困人口执行死行的屁话都信……

    但是杨少峰玩的这一出,却是直接把白莲教连带着佛、道还有那些神婆神棍之流的饭碗全给砸了——讲事实摆证据,你上你也行,你还会相信这些玩意是法术?

    古诗有云,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某生者也曾经说过,打蛇打七寸。

    封余先生也曾经说过,掀桌子就要掀的彻底。

    但凡是靠宗教起家造反的,包括五斗米教和明教乃至于白莲教,总都少不了一些装神弄鬼的手段,其中高低就看装神弄鬼者的手段如何了。

    然而杨少峰的手段是经过后世那些沙雕网友总结出来的,许多唐赛儿会的手段,杨少峰展示出来了,许多唐赛儿不会的手段,杨少峰同样给展示了出来。

    蒲台县城顿时因为杨少峰的掀桌子行为而变得热闹起来,而像王二这种原本信仰着白莲教的教众却迷茫了。

    假的,全是假的,捉鬼是假的,请神也是假的,什么油锅洗手炸小鬼,统统都是假的!

    尤其是当几天之后的石像破土而出之后,杨少峰又特意让狗子带人挖出了石像下面已经发芽的黄豆,这些白莲信徒的信仰就彻底崩塌了,甚至有人因此而寻短见。

    就连青龙山上的董彦杲都察觉到不对了:“佛母,属下总是感觉不对劲。前几天还有信徒愿意用飞奴传递消息过来,可是从昨天开始,就再没有任何的消息传过来了。”

    尽管唐赛儿想要保持镇定,但是这两天从外面传来的消息再加上忽然中断的消息,让唐赛儿也没办法再保持镇定了:“刘俊和宾鸿他们那边呢?有没有消息传过来?”

    董彦杲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他们的消息,如果路上顺利的话,他们大概三天后能到通宝镇,修整一天,第四天大概就能青龙山了。”

    唐赛儿嗯了一声,吩咐道:“吩咐下去,让所有人都准备好,等刘俊和宾鸿他们到了之后就合兵一处,先解决了这些班军,然后再攻打蒲台县城。”

    董彦杲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班军是那么好解决的?

    当然,舔狗就要有个舔狗的样子,董彦杲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而是按照唐赛儿的吩咐去准备了。

    ……

    如果唐赛儿真的能召唤出天兵天将,那傻眼的就会是杨少峰和朱瞻基,搞不好远在京城的朱老四也得跟着头疼。

    如果唐赛儿真像白莲教宣传的那样用兵如神,那头疼的就会是秦子宁和徐景昌、薛斌这些人。

    可是唐赛儿并没能成功的召唤出天兵天将,在班军兵围青龙山的时候也没有做出正确的应对,不仅没有分散兵力突围,反而把手下的两千多叛军全都向着山顶聚拢了起来,摆出了一副要在青龙山和班军决战的架势。

    而当刘俟和宾鸿率领着手下刚刚两万出头的叛军来到青龙山外围时,唐赛儿又错误的预估了班军的战力,认为班军就算是如何精锐,总还是普通的步卒,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一打四的水平吧?

    所以当刘俊和宾鸿成功的突破了官兵的堵截,和佛母唐赛儿成功会师的时候,两个人的心中几乎都是哔了狗的感觉——这伙官兵不对劲,几千人按着两万人的队伍打?吃了大力丸?

    就算是一向镇定无比的唐赛儿也镇定不下来了。

    当唐赛儿手下只有董彦杲所率领的两千多叛军时,那么还能用官兵人多势众来安慰自己。

    但是当刘俊和宾鸿率领两万多的叛军,再加上青龙山的两千多叛军一起对官兵夹击的情况下,依然被那五千班军按在地上打,而且还被人砍死了一万七千多人,那感觉可就完全不同了。

    让唐赛儿隐隐感觉不安的是,为什么会有骑兵?为什么之前没有一丁点儿关于这些骑兵的消息?

    而更加要命的,则是青龙山实在是太小了。

    当初两千多叛军聚集在青龙山的时候倒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刘俊和宾鸿手下的叛军一过来,足足五千多接近六千人挤在青龙山上,那感觉可就要了命了,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甚至连如厕都成了大问题……

    董彦杲瞧了瞧一脸阴沉的唐赛儿,又瞧了瞧垂头丧气的刘俊和宾鸿,忍不住开口说道:“佛母,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兄弟们伤亡太重了,在死守青龙山,估计……”

    “还估计什么?”

    性子火爆的刘俊直接拍了桌子:“还死守青龙山?老子一万多人,死得剩下两千不到,老宾一万多人,死的也就剩下两千,再加上你这边儿剩下的,满打满算都不到六千了,还守个屁!”

    宾鸿的脸色同样不好看:“这伙儿官兵到底是哪儿来的?为什么连宣战和劝降都没有,直接就冲出来按着我们打?”

    董彦杲直接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这伙儿官兵是京城来的京营班军,我原以为他们只有五千人,应该不足为虑,没曾想……”

    “入恁娘!”刘俊指着董彦杲骂道:“还你以为?那什么时候轮到我以为?”

    宾鸿也盯着董彦杲道:“你给我们写信的时候,可没说这是京营的班军!你要早说,咱们至于死伤这么多的好兄弟?

    还五千班军?那那些骑兵又是他娘的哪儿来的?你知道不知道骑兵到底意味着什么?而且还他娘的是蒙古骑兵!咱们靠什么跟蒙古骑兵打?靠脑袋硬顶他们的狼牙棒?还是用脖子硬抗他们的马刀?”

    “够了!”

    唐赛儿猛的一拍桌子,怒道:“都别吵了。这次的事情,过错并不在董彦杲一个人身上,本座身上也有错,是本座太过于小瞧了那些官兵。

    还有,咱们现在的问题不是讨论究竟谁对谁错,而是要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是死守青龙山,还是趁着夜色突围出去?”

    刘俊哼了一声道:“还守什么?两万兵马没打过人家五千班军,那三千骑兵都没怎么出手,咱们就被人杀的丢盔卸甲,现在咱们还剩下六千人,等人家攻山的时候,咱们不就只有等死一条路了?”

    董彦杲道:“咱们趁着夜色突围出去?那依刘护法之见,咱们该往哪里走?”

    “夹谷山!”刘俊道:“夹谷山那边有青石关,咱们直接奔那儿去。如果这伙儿官兵不追了,咱们就寻机再起,如果他们还追着不放,咱们就带了这一路上的好兄弟们,往泰安府去,那边山多,尤其是泰山,可藏十万兵,不怕官兵能找到咱们!”

    宾鸿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住青石关去是没错,但是往泰安府去却是不行的,那边是济南府的地盘,山东布政使司的治地,一旦咱们过去了,整个山东的卫所都会跟疯了一样咬着咱们不放。”

    刘俊道:“那你说咱们该往哪儿去?”

    宾鸿道:“如果到了青石关他们还不依不饶的,那咱们就转道南下,直奔蒙阴,那里处于青州府、济南府、兖州府的交界之地,大不了就越过青州府,直奔兖州府,那边有蒙山、陪尾山、防山、尼山、峰山、连青山,山多地广,怎么着也比留在青州府要强的多。

    最重要的是,青州府这边除了地方的卫所和那些京营的士卒之外,还有备倭卫,一旦青州府发疯,那咱们要面临的就不仅仅是这五千京营的事儿了,还有地方卫所和备倭卫,到时候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但是兖州就不一样了,那边没有备倭卫,而且京营也不能随便跑到兖州府吧?咱们可以随便去,可是他们想要去兖州,总得经过朝廷和兖州府才行吧?”

    刘俊眨了眨眼:“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那咱们还去青石关干什么?直接奔着兖州府去得了呗?”

    宾鸿顿时被刘俊给气笑了:“说的容易!咱们的根基在青州府,在蒲台,在益都,在安丘,在即墨,离着兖州府有多少,你不知道?真要是跑去了兖州,就意味着咱们得舍下青州这边的一切,到那边重新开始,那会有多少困难,难道你不清楚?”

    刘俊摇了摇头,说道:“不清楚,我只知道留在这里等死肯定不行。没了命,再大的根基也没有用。”

    唐赛儿同样点了点头:“刘护法说的不错。现在蒲台那边的出了问题,已经没有咱们的信徒了,咱们留在蒲台,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倒不如今晚就走。”

    宾鸿张了张嘴,正想开口说话,门外却有人高声叫道:“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