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祹成功的被杨少峰给带到了沟里,一如当初的扯里帖木儿和阿鲁台等人。

    理论上来看,杨少峰说的没错,好的道路能加快财货的流通,能让百姓的生活变得更好更方便,同时还能让国库收到更多的商税——但是,这一点是针对大明来说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边市城的毛毯和煤炭都是好东西,大明出产的烈酒和香水也是好东西,有完善的道路交通,确实能加快这些东西流通的速度,从而让国库收到更多的商税。

    可是朝鲜呢?

    天气预报只要一句明天全国晴或有雨就能解决,两个小时的路程算是出趟远门,要是不小心犯了罪,随便一个流放三千里就直接出国了……

    说的再直接一点儿:朝鲜有那么多的财货需要流通么?有那么多的商税让国库去收么?如果发生战争……

    然而问题在于,杨少峰的这套理论在没有真实的实践之前,谁也找不出其中的错误来,因为边市城和顺天府就是明摆着的正面例子,暂时还没有反面例子摆出来。

    莫斯曾经说过,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确实是一种奢求。

    现在的李祹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切迷住了双眼,在百姓受益,商家受益,国库收税这十二个字的蒙蔽之下,又怎么可能看得到其他的事情?

    要想富,先修路,这六字真言自打杨少峰说出来之后,就深深的印到了李祹的脑子里面,怎么抹也抹不去了。

    但是崇巽先生说的好啊,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马爸爸也曾经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但是后天很美好——可是大多数人都死在了明天晚上。

    制约着李祹的就一点。

    钱。

    《增广贤文》有云: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劝有钱人。

    朝鲜的体量就在那里摆着,就算李祹想要跟杨少峰一样折腾,实际上也没有那个可能,就算是把杨少峰放在李祹的位置上面,估计也只能干瞪眼。

    无他,大明的体量就在这里摆着,而且朱老四敢放手让杨少峰去折腾,就算失败了也无所谓,大明赔得起,朱老四也兜得住。

    可是朝鲜赔不起,李芳远也兜不住。

    尤其是杨少峰现在绝口不提贷款的事情了,李祹就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心里的想法了——莫非,杨少峰并不是打算坑朝鲜?而是就那么一说?

    琢磨了半晌也没有想出来什么好的解决方法,李祹只得无奈的笑了笑,叹了一声道:“要想富,先修路,状元公之言,当真是一针见血。

    可是状元公却有所不知,朝鲜国小民寡,想要像大明这样儿修路,却是想也不用想,国库根本就负担不起,若是一味强行修建,到时候别说修路了,不处处烽烟就算好的了。”

    杨少峰摇了摇头,说道:“难道说,大君只看到了其中的风险,却看不到其中的好处么?”

    见李祹依旧一脸懵逼的模样,杨少峰放下手里的酒杯,向着工地的方向指了指,笑着道:“钱这个东西,不能流通起来,那就是一潭死水,跟废纸也差不了多少。

    大君看这顺天府的工地上面,无论一天支出的钱有多少,这些钱其实还在大明,只不过是从户部的国库到了民间,到了商人和百姓的手里。

    商人拿到了钱会去做买卖,百姓拿到了钱,要么存了银行,要么拿来买东西。被百姓们存到银行里面的钱,银行可以拿来投资赚钱给百姓利息,百姓拿钱买东西,商人又需要交商税,所以这些钱最后又会流回到国库里面。

    在这个过程里,生产出来的物资变得更多,百姓手里的钱也变得更多,国库也更加的丰盈,可以说,这是一个从国库到最底层的百姓都在受益的链条。”

    然后李祹继续懵逼——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想挑毛病却又挑不出来,但是仔细想想,却又感觉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琢磨了半晌也没得出个结论,李祹依旧长叹一声,说道:“忠宁与状元公不同。状元公的身后是大明,国力横世无匹,可是朝鲜国小民寡……”

    杨少峰干脆摊了摊手,说道:“恕在下爱莫能助了。大君或许有所不知,大明这些年连年对外用兵,又大修边市城和顺天府两座巨城,已经掏空了国库的最后一文钱,夏部堂如今天天喊着国库里空得能跑老鼠,就算想要帮助朝鲜,其实也很为难。”

    见杨少峰依旧不再提起贷款的话茬,李祹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一脸期盼的问道:“既然大明的国库也无力支撑,那之前状元公所说的银行贷款是?”

    你个小棒子再忍啊,不是不上钩么?现在怎么忍不住了?安排!

    向着李祹笑了笑,杨少峰这才开口说道:“大君有所不知啊,这国库是国库,银行是银行,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李祹一脸懵逼的问道:“难道银行不归国库管辖么?”

    “银行归国库,但是银行却又不是国库,”杨少峰慢慢的解释了起来:“国库里面所能动用的资金,全部来自于赋税,所以怎么花,干什么,只需要按照朝堂的决定来做就行了。

    而银行里面的资金,却多数来自于百姓存进去的钱,不能让户部任意支配,所以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出现国库里面没有多少余钱,而银行里面却有大笔银钱可以调用的情况。”

    终于弄明白了这里面的弯弯绕,李祹忍不住又接着问道:“如果朝鲜向银行贷款呢?而且贷的金额有点儿大?”

    杨少峰笑道:“刚才我已经跟大君说过了,银行本身的钱来自于百姓,所以不能像国库一般随意,必须得有抵押担保才能放款。

    至于大君所说的金额有点儿大,却不知道有多大?一万万贯?还是十万万贯?不瞒大君,哪怕是大君想要借贷百万万贯,只要能拿得出相应的抵押和担保,银行就能准备好百万万贯的宝钞。”

    实在不行还能加印。

    咕咚一声,却是李祹被杨少峰的话给吓住了,居然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不对啊,”忽然回过神来的李祹问道:“我朝鲜多用金银,大明的宝钞如何用之于朝鲜?”

    杨少峰却笑道:“以水泥来说,朝鲜可能生产?许多的钢材、瓷器,朝鲜可能生产?”

    见李祹摇头以对,杨少峰这才笑着道:“所以,大君最后不还是要拿着宝钞来购买大明的水泥等物资?

    当然,如果大君想要金银的话,银行也会尽量提供,只是数额确实达不到百万万两那么多。

    但是,大明的商人现在都喜欢收宝钞而不是金银,所以就算大君手里拿着银钱,只怕也买不到水泥之类的东西。”

    李祹点头道:“如此说来,用宝钞倒也方便了许多,甚至还胜过金银。

    只是,不知道要用什么东西来抵押,才能值得百万万贯之巨?”

    杨少峰道:“那就得看银行了。

    如今我大明商人借贷,多是以商铺、田产之类的物事做为抵押,想必换到朝鲜应该也不例外。”

    李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而不再提起贷款方面的话题,只是一个劲的聊起了其他的事情。

    李祹不急,杨少峰自然也不急——鱼儿已经上钩,剩下的就是溜鱼了,不能太过于心急,否则容易被鱼儿挣断了鱼线或者脱钩而去。

    等到一场酒宴散去,杨少峰又陪着李祹在顺天府里转了转,将李祹送回使馆之后就直接回了杨家庄子。

    闻讯赶来的朱瞻基也不废话,直接就问道:“咋样了?轮椅卖了没?”

    杨少峰斜了朱瞻基一眼,淡定无比的说道:“不急。刚才我让狗子去准备马车了,明天用马车带着李祹在顺天府再逛一逛。”

    “啥?”朱瞻基叫道:“你不赶紧把轮椅卖他,还要带着他坐马车逛顺天府?”

    杨少峰嗯了一声道:“光靠用嘴说的,你觉得李祹会把这钩给咬结实了?就算他咬结实了,你怎么保证他不会脱钩,不会挣断鱼线?

    明天带着他坐马车逛顺天府,那就是让他切身的感受一下道路通畅所带来的好处,溜溜他,把他能够用来反抗的力气给溜掉,然后才是我们收竿的好时机。”

    朱瞻基一屁股坐到另一张躺椅上面,摸着下巴说道:“说的也是,那回头把边市城那边送来的上好羊绒毯子给他铺上,拉车的马我让人去宫里弄几匹训好的来,再给他加加码。”

    杨少峰呸了一声道:“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坏了。真照你这么整,不是弄虚做假么?”

    朱瞻基道:“那你说怎么办?”

    杨少峰呵的笑了一声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从使馆到工地再到杨家庄子,旧路新路都有,同一辆马车,两种路的颠簸程度却大大的不同,对比最为直观。

    只要对比一下新修好的道路和原本的道路,相信他就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

    回了杨家庄子的杨少峰和朱瞻基正在琢磨着如何算计李祹,回到使馆的李祹却又坐不住了,让人把崔承恩喊来之后,就直接对崔承恩吩咐道:“你准备一下,跟我出去一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