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两位殿下虽然有过,但还没到罪不容诛的地步。还请陛下三思而行。”杨任开口对纣王说道。

    “休要在为那两个逆子求情。今日孤王就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纣王冷哼一声后说道。

    同时命费仲为监斩官传旨刀斧手,即刻行刑杀殷蛟殷洪两位殿下。

    这费仲可不会迟疑,马上转身走出了九间殿。当他来到法场之上的时候,看到低头受死的殷蛟和殷洪,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喜色。

    并且直接下令说道:“陛下有旨,命刀斧手即刻行刑。”

    费仲话音刚落,便见刀斧手将手中鬼头刀举了起来,并且一口酒喷在了刀上。准备去砍殷蛟殷洪的脑袋。

    就在这时天象突变狂风暴起,一时间吹的那是飞沙走石遮云蔽日。无论是刀斧手还是费仲,所有人都无法睁开双眼。

    原本跪在法场上的殷蛟殷洪,就觉着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们吸入空中。当他们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便见到了两个道装打扮的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正是当日帮他们兄弟,在朝歌城外找到路的广成子和赤精子。

    只听广成子开口说道:“你父王已经不再将你们当做儿子。这朝歌城你们是回不去了。”

    “道长,我父王只不过是受了那苏妲己的蒙蔽。还请道长劝说父王,让他杀了苏妲己。”殷蛟开口对广成子说道。

    “一切皆有定数,今日就是你们享受人间富贵到了极限的定数。合该根贫道与师弟前往深山修行。”广成子开口说道。

    “大哥,我早就说了,父王已经变了。他根本就不舍得去杀苏妲己。不如让你我随二位仙长到深山学艺,等你我艺成之日,再下山为母后报仇不迟。”殷洪看着殷蛟说道。

    殷蛟听了殷洪的话之后不由得点了点头,于是开口对广成子说道:“还请师尊教徒儿大法力,到时徒儿好替母后报仇雪恨。”

    看到殷蛟和殷洪已经决定拜师,广成子和赤精子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

    狂风停止法场上一片狼藉,此时哪里还有殷郊和殷洪两位殿下的身影。这一下可把费仲吓坏了。

    心中不免暗自说道:“为什么轮到我监斩,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上次是比干王叔,这次又是殷郊和殷洪。”

    虽然费仲不希望发生这一切,但是却已经真实的发生了。只能急忙回转九间殿报告纣王。

    ……

    “你说什么,你说殷郊殷洪两个逆子被狂风卷走了?”纣王大发雷霆的对费仲说道。

    “陛下说的不错,于当日臣监斩比干的时候一样。同样是一阵大风就把人刮得不知去向了。”费仲急忙开口对纣王说道。

    纣王听后紧锁双眉,怒气冲冲的说道:“到底是何人竟然敢于孤王作对,如果要是让孤王将他找到,定要将其碎尸万段。”

    就在这时商容开口说道:“陛下,也许是两位殿下命不该绝。被道德高深之人带走教化去了。”

    “老丞相说的不错,等二位殿下再次回到朝歌的时候。那时自然会认识到自己今日所犯之处。”黄飞虎开口说道。

    这不由得让纣王多少消了一时气,于是点了点头后说道:“费仲,你马上命人绘影图形向天下悬赏,捉拿那两个逆子。”

    费仲自然是不会拒绝,喏了一声之后,便转身走出了九间殿。找人为殷郊殷洪画像准备全国缉拿。

    而这时司天监大夫出班说道:“启禀陛下,上次陛下登台求雨虽然普降甘霖。但是如今又有数日滴雨未下,还请陛下再次登台求雨。”

    纣王听后心中不由得暗自想道:“就算孤王把头磕破了,也没有人会把孤王的祈求放在心上。这求与不求又有什么区别呢。”

    毕竟上次是六耳猕猴使用道术,才有了普降甘霖的这个结局。可并不是什么上天垂怜。

    于是便开口对商容说道:“老丞相,孤王命亚相刘伯温负责水利开凿,不知现在可见成效?”

    “陛下,亚相刘伯温每日都在不停忙碌,但是这开凿水利并非一日之功,所以短期内很难见到成效。”商容开口对纣王说道。

    纣王听后也不由得点了点头,毕竟开凿水利那可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之时。又岂能急于一朝一夕呢。

    可是如今大旱降临,可没有时间给纣王去等待。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天老下雨。

    可是如今的大旱,恐怕与这老天又有脱不了的干系。一时之间让纣王也是无可奈何。

    原本纣王准备赶往北海去会会袁福通,可是现在恐怕真的就要走不了了。

    于是只能开口说道:“孤王上次亲临祭坛求雨,最后的结果又怎么样。要孤王看,就是这上天在与孤王作对,求他又有何用?”

    纣王这话一出口,满朝文武不由得大惊失色。没有想到纣王竟然敢大放厥词。

    就在这个时候,申公豹开口对纣王说道:“陛下,既然上天不愿降雨。那就让贫道去请一位世外高人,让其为陛下铺云布雨。”

    “好,既然上天不帮咱们,那咱们就只能自己想办法。此行国师必须快去快回,毕竟时节可是不等人的。”纣王满意的点了点头后说道。

    申公豹喏了一声之后便,转身走出九间殿,架起云光便向东海而去。

    ……

    申公豹刚刚来到东海之上,便见前方空中有一道人正在驾云飞行。

    于是便上前大声喊道:“道友请留步。”

    那名道人回头一看竟然是申公豹,便停下云光向申公豹打了一个稽首后说道:“原来是申公豹道兄,不知这是要赶往何处?”

    “贫道正要赶往蓬莱仙岛去见道友,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就遇见了道友。”申公豹笑着开口对那道人说道。

    “贫道听说道友在大商出任国师,享尽了人间富贵。怎么又有时间来贫道的荒山野岭?”那道人开口问道。

    “正是因为贫道是大商国师,所以才有事要求道友。如今大商境内数月无雨,眼看就要到春耕的季节。所以贫道想请道友出手,帮忙下一场大雨。”申公豹开口对那道人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