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你可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奴才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老丞相已经派人来催几次,让陛下亲临祭坛求雨了。”看到纣王回来了,可把魏忠贤高兴坏了。

    这一下纣王才想起来自己曾经下旨,要亲临祭坛求雨的事情。于是便赶紧带人前往九间殿。

    看到纣王来了,商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别人不知道纣王不在宫中,但是商容却是心知肚明。

    于是便开口对纣王说道:“陛下,吉时马上就到了。还请陛下前往祭坛准备求雨。”

    纣王点了点头后说道:“那各位爱卿就随孤王一同前往祭坛,今日孤王要亲自上祭坛,为天下百姓求雨。”

    说完之后便率先走出九间殿。这祭坛不在别处就在九间殿外,当纣王来到祭台前的时候,不由得大惊失色。

    只见祭坛之上跪着数百名奴隶,而且每个人的身后都站着一个刀斧手。不用问也知道要干什么。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人祭?既然孤王来了,啊这个规矩就得改一改。”纣王在心中暗自说道。

    而此时负责祭祀的姜子牙,上前施礼对纣王说道:“陛下,如今吉时已到,请陛下登台宣读祭文。臣好以这些奴隶之血祭奠天地。”

    纣王听后不由得面色阴沉,直接开口说道:“孤王要亲自求雨,又何必要用人血祭奠天地?”

    “陛下,这是从古至今祭奠的规矩。如没有奴隶之血祭奠天地,又如何能彰显陛下敬畏天地呢?”姜子牙开口对纣王说道。

    “如果要是按你这样说的话,孤王觉得这些奴隶,不足以彰显孤王对天地的敬畏。反倒是用你姜子牙之血,显得更加诚意一些。”纣王看着姜子牙说道。

    这可把姜子牙吓坏了,急忙开口对纣王说道:“陛下,臣一直以来对陛下忠心耿耿,可并没有犯过什么过错呀。”

    “你没犯错,孤王就不能杀你。那这些奴隶没有犯错,孤王就能杀了?”纣王阴沉着脸对姜子牙问道。

    “陛下,这些奴隶本是卑贱之人如猪羊无疑,用他们的鲜血祭奠天地,是他们的福气。”姜子牙开口说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圣人的眼中,我等又与这些奴隶有什么区别。既然他们从来没将我们当过人看,我们又何必要敬畏于他呢?”纣王开口说道。

    纣王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傻了。没有人想到纣王竟然敢指责圣人。

    只不过没人敢开口劝说纣王,生怕纣王一时愤怒,将他们给祭奠了天地。唯独姜子牙却一脸正色的看着纣王。

    并且开口说道:“陛下可曾记得大商第二十八代君王武乙,他曾辱神射天最后遭雷击而亡。陛下可不能从到其覆辙呀。”

    “大胆姜子牙,竟敢出言诅咒孤王会遭雷击。今日孤王就要用你姜子牙的血祭奠天地。”纣王说完之后,便将腰间配剑拔了出来。并且一步一步向着姜子牙逼去。

    姜子牙最后看着纣王冷笑一声开口说道:“无道昏君,我姜子牙本想保你大商江山,怎奈你昏庸无道不识忠臣。早晚有一天大商万里江河会毁在你的手中。”

    姜子牙说完之后,便利用自己在玉虚宫学得五行遁术。消失在了祭坛之上。

    看着自己面前的姜子牙跑了,纣王心中不由得暗笑。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变得愤怒异常。

    将手中宝剑一挥冷声说道:“来人,将姜子牙绘影图形派人缉拿。并且传令天下八百镇诸侯,如有敢擅自收留姜子牙者,按谋反罪论处。”

    说完之后,便迈步走上祭坛,用手中宝剑指天说道:“孤王乃是人族之皇,肩负着天下兴亡。如今天降大旱,百姓无法耕种。”

    “今日孤王在此敬告天地,如因孤王导致百姓受苦。孤王愿以一己之身承受上天的处罚。只愿上天不要让百姓因孤王而遭受苦难。”

    纣王此话一出口,群臣不由得大惊失色。没有想到一向昏庸无度的纣王,竟然会为百姓甘愿承受天罚。

    而这时突然有两人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不停的拍手。并且开口说道:“没有想到陛下竟然是一位心系百姓的明君。”

    纣王低头一看,自己面前竟然来了两个人,于是便开口对二人问道:“不知二位如何称呼,见孤王又为何事?”

    “在下六耳,与好友刘基刘伯温听说陛下为天下大旱苦恼。所以今日刻意献上解决旱情之良策。”一尖嘴猴腮的男子开口对纣王说道。

    纣王听道,来的人正是自己召唤出的六耳猕猴与刘伯温。于是便开口问道:“那不知二位准备如何解决呢?”

    “如果二位今日能为孤王下一场甘霖,那孤王定然重用二位。封侯拜相都不无可能。”

    “陛下,一场甘霖恐怕无法彻底解决旱情。想要解决旱情,必须引河流之水浇灌田地。不才刘伯温可为陛下开渠引水。”刘伯温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图纸,交给了纣王

    而六耳猕猴随后也开口对纣王说道:“在下六耳,倒是可以送给陛下一场甘霖。”

    六耳猕猴说完之后,手中突然出现一根铁棒。只见他将铁棒在手中一顿乱舞,整个人也直接凭空而起升入半空之中。

    此时突然之间天地变色乌云滚滚,随着一声雷鸣顷刻之间甘霖普降。只不过仅仅只是盏茶时间,便云散雨停了。

    与此同时,六耳猕猴再次出现在祭坛之前,并且向纣王行礼说道:“今日并无准备,只能给陛下带来这片刻的甘霖普降。他日带在下好好准备一番,必然送陛下一场透雨。”

    纣王听后自然是万分高兴,直接开口说道:“封刘伯温为亚相,专职负责百姓民生。所到之处官员接听其调遣,为令者可先斩后奏。”

    “六耳有通天玄术,孤王将你留在身边做一护卫。虽为护卫却可享王宫大臣之待遇,并赐先斩后奏之权。”

    纣王话音刚落,便有大臣出面反对。而且绝对还不是一两个人。因为纣王这样做,已经伤及到了他们的根本利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