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洪自然听出说话的人是自己的父王,于是便毫不犹豫的迈步走进了大帐。

    殷洪向纣王行礼之后,便指着被捆在柱子上的殷蛟说道:“父王,这是为何?”

    “你不是来救你大哥殷蛟的吗,既然殷蛟是孤王的俘虏自然要捆起来了。难不成还要摆宴款待?”纣王开口对殷洪说道。

    “难道大哥真的因为这个龙吉公主,忘记了自己当日的誓言不成?”殷洪一脸震惊的开口说道。

    此时的殷洪下意思的认为,自己大哥殷蛟就是被龙吉公主迷了心窍。所以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

    而此时纣王却开口说道:“那你觉得孤王应该如何处置他呢?”

    “如果大哥真的做出如此事来,还请父王饶他一命。毕竟虎毒不食子啊。”殷洪开口对纣王说道。

    “那如果孤王要是想要杀他呢,你是否准备与孤王动手?”纣王看着殷洪问道。

    “儿臣不敢,但是如果父王真的要杀大哥,那就连儿臣一起杀了吧。”殷洪说话的同时,手却握紧了阴阳镜。

    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但却并未瞒过面前的纣王。不过纣王却未动声色。

    而是继续开口说道:“你真的甘愿为你大哥而死,还是准备找机会向孤王下手。”

    “然后再将你大哥救走,去西岐你师尊那里,帮着他灭了大商天下。”

    “父王,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大商天下。可是你无辜杀害母后和外公,如今又不准备放过大哥。”

    “难道你真的准备将自己的亲人全都害死,为的就是你口中的天下吗?”殷洪开口对纣王问道。

    “原本孤王还准备立你为太子,让你继承这大商万里山河。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看待孤王。”纣王面带怒色的说道。

    “父王,你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众叛亲离,大商又哪里还会有万里山河?”殷洪站起身来开口说道。

    同时开始慢慢的向殷蛟移动,准备先将殷蛟救下来。

    毕竟在殷洪的心中,就连纣王都无法和殷蛟相比。

    毕竟从他出生之后,见到纣王的次数都十分有限。

    平时都是在自己母后身边,和自己的大哥殷蛟玩耍。

    当殷洪听说自己母后死了,就要下山为自己母后报仇。

    要不是赤精子将他看住,恐怕早就已经下山找纣王拼命了。

    即便如此,后来有一次见到殷蛟的时候。还曾经再次提起过下山复仇。

    最后被殷蛟小以大义劝说,这才让殷洪绝了找纣王拼命的想法。

    所以此时的殷洪,为了救自己的大哥,根本就不在意与纣王反目成仇。

    只不过就他那点小把戏,又如何能瞒得过纣王呢?

    只见纣王阴沉着脸说道:“你真的觉得,凭你能救的走殷蛟吗?”

    “如果你失败了,不但得不到孤王的王位,还会将性命丢在这里。”

    “父王,希望你不要逼儿臣动手,儿臣只想带着大哥离开。”殷洪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

    “那如果孤王不同意呢,你是不是准备用手中的阴阳镜将孤王杀了?”纣王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

    这不由得让殷洪连连后退,最后牙一咬心一横,便将阴阳镜横在了自己的面前。

    “父王,如果你再咄咄相逼,就休怪儿臣不客气了。”说完之后便将阴阳镜对准了纣王。

    “孤王倒想试试这阴阳镜的威力,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个能力,保住你的性命。”纣王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最后殷洪终于出手了,只见殷洪将阴阳镜的阴面直接对准了纣王。

    一道黑光直接向着纣王射了,而纣王却并未躲闪。只是脚下出现了七品鸿蒙道莲。

    阴阳镜的黑光,又哪里能破得了七品鸿蒙道莲的七彩豪光。

    就算是殷洪接二连三的催动阴阳镜,也并未对纣王造成丝毫的伤害。

    而此时纣王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九龙弑天枪,并且将枪尖送到了殷洪的面前。

    “只要孤王将手中九龙弑天枪刺出,你的这条命就没了。”

    “现在孤王再给你一次机会,亲手杀了你大哥,然后回朝歌城去做太子。”纣王面无表情的说道。

    看到自己的阴阳镜奈何不了纣王,而且还让自己处于险境之下。

    这不由得让殷洪心中十分的恐惧,居然扑通一声跪倒在了纣王的面前。

    殷洪彻底的绝望了,眼含泪水的说道:“父王,儿臣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呀?”

    “孤王数到三,如果你不给孤王一个满意的答案。就休怪孤王不念父子之情。”纣王一边说,一边将九龙弑天枪又向前送了半分。

    此时的九龙弑天枪已经顶着了殷洪的胸口,随时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要了殷洪的命。

    这一下殷洪已经没有丝毫的时间思考了,因为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只听殷洪仰天长叹:“悔不该没有听信师尊之言,你就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恶魔。”

    “今日你亲手杀了你的两个儿子,就好比断送了大商天下。终有一日你会恶有恶报。”

    说完之后殷洪闭上了双眼,泪水不停的从眼角滴落。

    可是等了半天,并未感觉到自己死在纣王的九龙弑天枪之下。

    反而感觉到,有人温柔的擦去了他眼角的泪水。这不免让殷洪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

    纣王这样做的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要看看自己的这个二儿子,是否是一个唯利是图之人。

    毕竟在原著之中,这殷洪先是被申公豹,以王位为诱饵成功策反。

    后来被困太极图的时候,为了保命再次发誓愿为阐教效力。

    所以原著中的殷洪,绝对是一个唯利是图两面三刀之人。所以纣王不得不考验他一番。

    否则极有可能因为殷洪,导致殷蛟在广成子面前暴露。

    而如今纣王心中对自己这个儿子却十分的满意。毕竟殷洪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让他放弃自己的大哥。

    毕竟最是无情帝王家,而在王位的诱惑面前,殷洪仍然能选择救自己的大哥。

    这就说明殷洪并非如同原著中描写一般,是个唯利是图之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