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辛环是从空中向张奎攻击。这样一来,张奎胯下独角乌烟兽的速度优势,便消失得荡然无存。

    而且这辛环的攻击方式,更是让张奎束手无策,因为竟然是远程的雷电攻击。

    只见这辛环停在半空之中,一手拿着锤一手拿着钻。不停的用锤敲击钻,一道道闪电便从钻尖之处向着张奎击来。

    而张奎只能凭借独角乌烟兽的速度,在地上左躲右闪被动的挨打。

    这不免让为辛环观敌瞭阵的姜子牙大吃一惊,原本他觉得黄花岭四个山贼,只是送死的而已。

    没有想到这其中的辛环,竟然有此能力。这不免让姜子牙开始重新审视,这黄花岭四大山贼。

    与此同时,张奎的老婆高兰英也是紧张万分。如今已经顾不得什么一对一的讲究了。

    直接双脚一点战马便向前冲来,并且大声喊道:“相公稳住,待为妻来助你一臂之力。”

    这时黄花岭的其他二位,可就不干了。只听张节对陶荣说道:“老四,大哥交给你了。我去助二哥一臂之力。”

    说完之后,舞动手中长枪便向着高兰英杀来,可是还没等他到高兰英的近前,便觉着眼前金光闪烁。

    原来是高兰英用出了自己的法宝太阳神针,这太阳神针一出瞬间金光大作。

    让那张节双目难睁,就在他用手挡住双眼的一瞬间。便觉得自己周身上下一麻,整个人便从战马之上栽落下来。

    要不是崇侯虎提前交代,不可取这些无名小卒的性命。恐怕这会儿张节已经死在高兰英的太阳神针之下了。

    虽然高兰英并没有直接要了张节的命,但是张节再想挡住高兰英去支援张奎,已经是万无可能了。

    转眼间高兰英便来到了张奎的身边。只见高兰英将手一扬,四十九根太阳神针,便向着半空中的辛环射去。

    半空中的辛环早就已经看到,高兰英用太阳神针打伤了张节。如今又岂会不放在心上。

    只见辛环双翅在空中一展,整个人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向远处而去。同时也不忘回手向张奎发出一道雷电。

    眼看着自己太阳神针落空,高兰英气的那是咬牙切齿。

    挥手收回太阳神针,便又拿出一面小幡。正是高兰英的白骨幡。

    高兰英偷偷的将白骨幡捏在左手中,并没有让辛环发现。

    同时高声对着辛环大声喊道:“竟然躲过了姑奶奶的太阳神针,有本事你再躲个,让姑奶奶看看。”

    只见高兰英右手向上一翻,太阳神针开始不断的放出金光。随后便向着辛环射了过去。

    辛环成功躲过第一次太阳神针的攻击,第二次更加不会放在心上。

    只见他将身形在空中一转,便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太阳神针。

    只是让辛环没有想到的是,这太阳神针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因为此时高兰英将左手向上一挥,手中巴掌大小的白骨幡迎风而涨。

    转眼之间白骨幡便长到了一丈有余,而且已经到了辛环的头顶。

    辛环还没搞明白这白骨幡的作用,便觉得头重脚轻从半空之中直接栽落下来。

    看着辛环被白骨幡击落,张奎不由得哈哈大笑。急忙上前将那辛环捆了个结结实实。

    并且开口对高兰英说道:“夫人,今日何不用这白骨幡,让那姜子牙老匹夫长长见识。”

    高兰英听道张奎的话便点了点头,随后双手结印开始指挥白骨幡。

    这白骨幡直接向着西岐大军的头顶而去,所过之处西岐士兵纷纷倒地。

    这不由得让姜子牙大吃一惊,急忙下令全军撤退。

    即便如此,出城的五千人马,至少有三千人在白骨幡之下被生擒活捉。

    而且就连殷蛟和龙吉公主,也在白骨幡之下被放倒了。

    看着望风而逃的姜子牙,张奎夫妇不由得仰天大笑。

    一边命人捆绑俘虏,一边亲自押着殷蛟和龙吉公主,以及辛环向着中军大帐而来。

    ……

    “丞相,今天商军的那员女将,用的是何法宝?为何在我军头顶一晃,士兵就纷纷晕倒呢?”

    回到西岐中的南宫适,开口对惊魂未定的姜子牙问道。

    “此宝恐怕是邪教的旁门左道之物,问过几位师兄应该知道他的根底。”姜子牙开口说道。

    随后便让南宫适稍等片刻,自己向着丞相府中的一个僻静跨院而去。

    阐教留在西岐城帮助姜子牙的二代门人,全部住在这幽静的跨院之内。

    平时除了姜子牙以及阐教三代门人之外,就算是相府中的丫鬟仆人,也不得擅自进入。

    广成子看到走进跨院的姜子牙,满脸尽是惊慌之色。

    便开口问道:“子牙师弟为何如此模样,难不成商军中又来了什么厉害人物?”

    姜子牙叹息了一声后说道:“大师兄有所不知,今日贫道带人前去商军大营挑战。”

    “没有想到出站的竟然是两个无名之辈,一个胯下骑着独角乌烟兽,速度快如闪电。”

    “还有一员女将,手中有可以发出金光的神针。而且还有一个古怪的白幡。”

    “凡是在白幡之下的人,皆会瞬间晕倒。今日贫道带出五千人马,竟然折在白幡之下六成。”

    “大师兄,从子牙师弟所说的法宝上推断,来的应该是渑池县的张奎夫妇。”一旁的黄龙真人开口说道。

    “黄龙师弟认得这张奎夫妇?”广成子开口对黄龙真人问道。

    “谈不上认得,只是知道这二人而已。据说这二人本是师兄妹,乃是截教散仙门下弟子。”

    “只可惜根基浅薄无法成仙了道,所以便被师尊打发下山,享受人间富贵。”

    “如今乃是渑池县总兵,也算是小有成就。”黄龙真人开口对广成子说道。

    “既然黄龙师弟知道他们的根底,那可有办法破他的坐骑和法宝?”广成子开口对黄龙真人问道。

    “那独角乌烟兽倒是好对付,子牙师弟可以派人偷偷潜入商君大营。能偷就偷回来,不能偷就把它弄死。”

    “但是想要破那白骨幡,只有大师兄您亲自出马才行。换做他人皆不是那白骨幡的对手。”黄龙真人开口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