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贫道怀疑平灵王是在拖延时间。这十五天之内,也许有强援来东海城。”羽翼仙开口对纣王说道。

    “东海平灵王的背后是东海,甚至可以说是阐教。难不成西岐城的阐教弟子会分兵来东海城?”闻仲开口说道。

    “何必为此事烦恼,今天晚上让贫道去东海城放上一把火。明天一早整个东海城便会被烧成飞灰。”

    “那时大王便可班师回朝,贫道和闻仲便的带兵去西岐。给他来个故伎重施,天下岂不太平。”火灵圣开口说道。

    “火灵圣母,看来你是将孤王的话都当作了耳边风。如果你再敢擅自用仙法攻击凡人,那就请你回邱鸣山。”

    “孤王可不想,有朝一日拿着你的金霞冠,去向你师尊报丧。”纣王阴沉着脸对火灵圣母说道。

    听道纣王的话,火灵圣母满面都是怒色,冷哼一声后开口说道:“两军交战哪有不死人的,反倒是死在贫道的手中,会让他们少承受一些痛苦。”

    “看来将你留在两军阵前并非是明智之举,你即刻返回邱鸣山去吧。孤王会将此事告知你师尊多宝道人。”纣王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

    “大王是准备赶贫道离开了?难道大王觉得离开了截教的帮助,凭借你自己能战胜阐教和西方教不成?”火灵圣母开口对纣王自问道。

    “孤王能不能战胜阐教和西方教,和你火灵圣母没有丝毫的关系。更何况你火灵圣母,又有什么资格代替截教呢?”纣王怒视着火灵圣母说道。

    看到纣王真的怒了,闻仲急忙开口对火灵圣母说道:“师姐休要胡言乱语,就算是大师伯也不敢如此对大王说话。”

    “那是师尊他们被他迷惑了,早晚有一天整个截教也会受他的牵连。”

    “依贫道之见,你我应该速速前往金鳌岛,向师祖禀明此事。”

    “免得终有一日我截教会受其牵连,落入万劫不复之地。”火灵圣母开口对闻仲说道。

    “火灵师姐快快收回你刚才的话,向大王赔礼请罪。”闻仲面色担忧的对火灵圣母说道。

    可是火灵圣母却没有理会闻仲的话。而是一脸不屑的看向了纣王。

    “闻太师,麻烦你替孤王将火灵圣母赶出大营。”纣王面无表情的对闻仲说道。

    闻仲叹息了一声之后,便对火灵圣母开口说道:“大王有命师弟不敢不从,还请火灵师姐离开。”

    火灵圣母没有想到,闻仲竟然和纣王沆瀣一气,不顾与自己同门之情。

    只能冷哼一声之后,转身向大营之外而去。临走之时还不忘怒视纣王一眼。

    看着火灵圣母离开,闻仲急忙向纣王行礼说道:“还请大王不要在意火灵师姐的话,她只不过是一时气愤言语无状。”

    “对孤王无礼是小事,恐怕她会因此而生出恨意。那时恐怕会为截教带来无边的灾祸。”纣王叹息了一声后说道。

    “大王的担心不错,火灵圣母的眼中已经不仅仅是愤怒,还有着一丝抱怨和不满。”

    “恐怕她此次离开之后,并非会心甘情愿的回邱鸣山。”羽翼仙开口对纣王说道。

    “羽翼仙师叔的意思是说,火灵师姐会做出什么偏激之事不成?”闻仲一脸担心的开口说道。

    闻仲话音刚落,就听大营外面传来一阵嘈杂之声。随即吉立便走进中军大帐。

    慌慌张张的向众人行礼,然后开口对闻仲说道:“师尊,就在刚才天降烈焰,将我军粮草辎重烧了一空。”

    听道吉立的话,闻仲的心瞬间沉入谷底。不用问他也知道,一定是火灵圣母干的好事。

    而此时纣王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难看。冷哼一声后说道:“看来今日,孤王只能替通天圣人清理门户了。”

    说完之后,身形便消失在了中军大帐之内,直接去追赶火灵圣母了。

    闻仲和羽翼仙紧随其后,也向着火灵圣母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

    ……

    火灵圣母离开三军大营之后,心中满是不平和委屈。

    她觉得自己一心为纣王着想,不但没有得到褒奖,反而换来了训斥和辱骂。

    越想心中越是愤怒,最后决定烧了纣王的粮草辎重,以泄自己心头之愤。

    烧完之后,便架起云光离开了商军大营,准备回邱鸣山道场。

    可是走了不过几十里,便看见前面有人挡住了自己的云路。

    仔细一看,挡住自己的竟然是纣王,这不免让火灵圣母心中暗自震惊。

    火灵圣母乃是大罗金仙修为,而且所架遁光乃是流火之光。

    在截教之中也算是首屈一指的遁光,没有想到纣王竟然比他还快了一步。

    而此时纣王已经开口说道:“原本孤王觉得你只是年轻气盛,不知轻重而已。”

    “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是个不听忠言,不变是非的穷凶极恶之徒。”

    “既然如此,孤王就不得不替通天圣人和你师尊清理门户了。免得将来截教受到你的牵连。”

    “就凭你太乙金仙巅峰境界的修为,难道还想留住贫道不成?”火灵圣母一脸不屑地看着纣王说道。

    说完之后,只见她将头顶金霞冠升到半空之中,铺天盖地的三昧真火便向着纣王袭来。

    这可把紧随其后而来的闻仲吓坏了。毕竟他可不知道,纣王的真正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所以闻仲真担心,纣王会死在火灵圣母的三昧真火之下。

    如果那样不仅大商王朝将会土崩瓦解,整个截教也会因为火灵圣母击杀人皇,而遭到无边的因果。

    于是便大声的喊道:“火灵圣母你竟敢对人皇下手,难道想将截教送入万劫不复之地不成?”

    可是此时无论闻仲说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三昧真火已经将纣王吞没。

    这让闻仲不由得怒火滔天,直接将手中钢鞭打向了火灵圣母。

    看到闻仲和自己动手,火灵圣母心中的怒火更加的旺盛。

    一边躲过闻仲的攻击,一边开口说道:“贫道杀了这昏君,乃是为我截教将来着想。”

    “如果你再敢无理取闹,就休怪贫道不念同门之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