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王这话说的,那是要多阴损有多阴损,如果这话要是传到元始天尊哪里,还说不定变成什么版本呢。

    所以燃灯道人的脸色,当时变得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可是纣王说的礼貌十足,让他又不能发火。

    最主要的是他想发火也不敢,他可怕纣王再拿出七品鸿蒙道莲,到时候自己可就要丢人现眼了。

    于是只能开口对纣王说道:“此事贫道可不敢居功,那是因为道友的七品鸿蒙道莲厉害,才能在贫道的手中将广成子击杀的。”

    “燃灯道友何必如此客气,我商子辛还是可以分出,谁对我有过帮助的。”纣王非要把这事给做实了不可,又如何能让燃灯道人辩解。

    燃灯道人也知道在这上面自己讨不到好处,于是便开口对纣王说道:“今日贫道来此是有一事。”

    “贫道洞府中琉璃灯的灯芯偷逃下界为妖。贫道算出他就在三山关附近,不知道友可曾见过?”

    纣王早就知道这燃灯道人是为了马善而来,于是便摇了摇头说道:“一个灯芯能有多大能耐,一泡尿还不就把它浇灭了。燃灯道友又何必亲自下山寻找?”

    纣王这话差点没把燃灯道人气的,从梅花鹿上气的摔下来。心中不免暗骂纣王卑鄙无耻。

    同时开口对纣王说道:“道友有所不知,这琉璃灯乃是先天四大神灯之一,它的灯芯又岂会是普通之物。”

    “此次偷逃下界不知会闹出多大的动静来,所以贫道便一路寻至这三山关。可是突然发现他的气息全无。”

    “经过一番推算之后得知,这灯芯已经被打回原形。想必出手之人就是道友吧。”

    “燃灯道友别闹,按你说那灯芯乃是先天之物,我又如何能够将它打回原形呢?”纣王摇了摇头后说道。

    “道友何必如此推脱,就算那东西留在道友手中也是全无用处。不如道友将他还给贫道如何?”燃灯道人开口对纣王问道。

    “你这杂毛老道真够磨叽的,我大哥已经说了,没见过你那什么劳神子的灯芯。你就赶紧换个地方去打听,干嘛磨磨唧唧的没完没了。”彩云童子一脸不耐烦地对燃灯道人说道。

    彩云童子的话,不由得让燃灯道人脸色一变,并且开口说道:“你一个小小的童子,也敢插嘴我与你家老爷的对话,难道你不知礼数是什么吗?”

    看到燃灯道人阴沉着脸,纣王便开口说道:“燃灯道友,你还真就别和他叫板。真正要动起手来你未必能占到便宜。”

    纣王这明显就是在和稀泥,巴不得现在燃灯道人和彩云童子打起来呢。

    最好这燃灯道人能一失手,直接把这彩云童子打死。到时候女娲娘娘非得找他算账不可。

    而燃灯听道纣王的话也不由得一愣,并且开口对纣王问道:“难道这个童子不是道友的?”

    “然灯道友未免太抬举我,连我师尊都没有童子,我又怎么敢找个童子伺候呢?”纣王摆了摆手后说道。

    听说这童子不是纣王的,燃灯道人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随即便将乾坤尺拿在了手中。

    咬牙切齿地对彩云童子说道:“既然你家老爷不知道管教你,那今天就让贫道好好的管教管教你吧。”

    说完之后,便将乾坤尺祭到空中。只见乾坤尺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便照着彩云童子砸了下来。

    这彩云童子看到乾坤尺向自己打来,脸上根本就没有丝毫担心之色。身形向旁一躲,便躲开了这一击。

    这不由得让燃灯道人眉头一皱,心说这个小童子还有些道行。

    于是再次将乾坤尺祭起,这一次乾坤尺的威力足足暴涨了数倍有余。直接照着彩云童子头顶就砸了下来。

    如果这下要是被砸中的话,就算不砸个脑浆崩裂,彩云童子恐怕也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彩云童子此时脸上的表情也有一丝紧张,急忙将身形再次向旁一闪,准备躲过这凌厉的一击。

    只可惜那乾坤尺竟然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竟然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再次向彩云童子打来。

    这一下彩云童子可不敢怠慢了,急忙将女娲娘娘让他带来的山河社稷图打开了。

    随着山河社稷图被打开,燃灯道人的乾坤尺竟然直接被收入其中。无论燃灯道人如何召唤,也是无济于事。

    不由得让燃灯道人勃然大怒,瞬间便将紫金钵盂又拿在了手中。可是还没等他出手就愣在了当场。

    因为此时他已经认出了山河社稷图。于是便开口对彩云童子问道:“这山河社稷图为何在你的手中?”

    “你个杂毛老道管得着吗,本童子愿意拿就拿,有本事你就打赢本童子。否则就有多远给本童子滚多远。”彩云童子一脸不屑的表情对燃灯道人说道。

    “难道你是娲皇宫的彩云童子?”燃灯道人开口对彩云童子问道。

    “没有想到本童子的名声竟然如此大,刚来到这凡间就被你们认出来了。”彩云童子竟然一脸喜色的说道。仿佛自己真的是个名人一般。

    这一下燃灯道人可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只能开口对彩云童子说道:“原来是彩云童子,请恕贫道刚才失礼了。还请彩云童子将乾坤尺还给贫道。”

    “我说燃灯道友,这我就不得不说你两句了。你拿乾坤尺打人家彩云童子,这才被人家用山河社稷图给收走了。”

    “难道你就准备这么上嘴唇一搭下嘴唇,又就跟人家把你的法宝要回去了?”纣王开口对燃灯道人问道。

    “我大哥说的对,今天这乾坤尺不能随随便便还给。除非你拿点什么东西跟本童子换。”彩云童子不住的点头说道。

    纣王也没有想到,彩云童子竟然稀里糊涂的叫起自己大哥来。不过纣王倒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于是便开口说道:“我说彩云小弟,不如就让他用他那什么琉璃灯和你换怎么样,不过他那琉璃灯已经没了灯芯,你可能有点吃亏。”

    彩云童子听后点了点头,并且一本正经的说道:“吃点亏就吃点亏,谁让大哥和这杂毛老道是朋友呢。”

    看到纣王与彩云童子一唱一和,可把这燃灯道人气坏了。只可惜这二人他一个也得罪不起。

    一个有着七品鸿蒙道莲,一个背后可是女娲娘娘这位圣人。更何况如今两人还称兄道弟。

    这就注定了燃灯道人,只能王八钻灶坑憋气又窝火。可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人,在那里调侃戏耍自己。

    而自己只能在心中破口大骂,却无法有丝毫的实际行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